首页 > 上海 > 资讯 >

男子醉倒路边,民警不仅守护拨打120,男子拒绝救助后死亡,家属起诉警方要求赔偿

上海,男子醉倒路边,民警不仅守护了两个多小时,还两次帮忙拨打120,男子拒绝救助后死亡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家属起诉要求警方赔偿63万余元,且提出了一个奇葩的理由:“民警未对其强制醒酒!”

(案例来源: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)

男子崔某醉酒后躺在路边,5时26分,好心的路人发现后拨打110报警。5时38分,民警带领3名辅警到场处置。

民警看崔某横卧在路上,身边又有不少呕吐物,疑似醉酒,便试图将其扶起就医。

然而,崔某已经缺乏自控能力,双脚无力,刚站起来就往地上滑倒,又不断挣扎,救助困难。

于是,民警拨打了120,6时左右,120救护车到达现场。

急救人员和现场民警辅警配合着两次将其抬至担架上,但是崔某不断剧烈挣扎离开,口中嘟嘟囔囔拒绝就医。

折腾了大半个小时,也无法把醉酒的崔某拉走,无奈之下,120救护人员告知现场民警无法将该醉酒男子送至医院,在确认该醉酒男子生命体征正常后,医护人员于6时30分许离开现场。

随后,民警因需要处理公务离开现场,为避免崔某遭到其他意外伤害,安排3名辅警继续在其身旁守护。

辅警守到8时左右,发现崔某有异常情况,就再次通知120救护车到现场。8时17分,120救护人员到场后确认该男子死亡。

本以为事情到此就结束了,可让警方感到意外的是,崔某家属竟然把警方告到了法院,索赔死亡赔偿金、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63万余元。

崔某家属在法庭上振振有词地侃侃而谈,他们认为,警方的职责就是为人民服务的,有事找民警也是理所当然,一个正常的人都能想到醉酒倒卧在路边是有可能危及生命安全。

然而,面对醉倒的崔某,民警消极等待,未安排庇护场所、未采取强制醒酒等有效救助措施,才导致崔某挺死亡,警方存在过错,应当承担赔偿责任。

针对崔某家属的控诉,警方感到很委屈,辩驳道:

首先,强制醒酒属于行政强制措施,有严格的法定程序,而且只能针对有违反犯罪行为的嫌疑人,崔某醉倒路边虽然不雅观,但是其行为并不违法,民警无权对其实施强制行为。

其次,此次事件中,民警规定及时处警,到场后两次通知救护人员到场,积极配合医护人员救助。

在医护人员离开后,警力本来就有限的情况下,安排了3名辅警继续看护看护,发现异常后及时通知120,已经全面的履行了救助义务,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崔某家属的诉讼请求。

看到这里,大家觉得崔某家属向警方索赔有道理吗?

《人民警察法》第二十一条规定,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、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,有应当立即救助的义务。

本问题和回答均来自本站网友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h.wangfa.cn/news/1139.html